点击关闭

穆特演出-演出前观众认真阅读《文明观演公约》

  • 时间:

【阿凡达2完成拍摄】

音樂會下半場曲目《第九小提琴奏鳴曲“克魯採”》則具有貝多芬標誌性的深邃與哲思,貝多芬本人曾說這部奏鳴曲“以強烈的協奏曲風格譜寫而成”,對演奏者的樂感與和聲概念要求極高。不過,對穆特與奧爾基斯這對縱橫樂壇數十年的老搭檔來說,演奏這部作品游刃有餘,沉穩有力的音符在他們的演奏下極富表現力,展現出錄音質地般的聽感。當奧爾基斯在鋼琴上敲下全曲的最後一個音符,緩緩起身,穆特拍拍老友的肩膀,眨了下眼——老伙計,功力沒退步!

事實上,此次演出開始前,國家大劇院的工作人員的確有些“如臨大敵”的感覺。音樂廳場務主管陳春輝透露:“我們有24個服務員,加3個主管,一共27位工作人員嚴陣以待,下午大家預演了一下,特別是針對池座一二排中間的觀眾拍照,偶爾拍一下怎麼辦?持續超過幾秒怎麼辦?都研究得特別細。另外,門口擺放的觀演提示易拉寶,也起到了很好的提示作用。這些共同努力,最後保證演出在非常好的觀演秩序中順利進行。”(徐顥哲)

演出前觀眾認真閱讀《文明觀演公約》。方非攝

今年9月28日,在辛辛那提音樂廳舉行的音樂會中,穆特在演奏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時中斷演奏,嚴辭制止了一位正在使用智能手機私自對演出實況進行錄像的觀眾。穆特的行動得到了在場觀眾的掌聲支持,該觀眾隨後在辛辛那提交響樂團總裁的陪同下離場。

事實上,4日晚只是此次穆特來華演出音樂盛宴的“頭盤”。12月5日和7日,指揮大師曼弗里德·霍內克將執棒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與穆特合作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C大調三重協奏曲》和兩首浪漫曲,並奏響膾炙人口的《第七交響曲》。12月8日,穆特還將與陸威、穆勒-肖特、巴貝胥可等音樂家一起演出貝多芬的兩首弦樂三重奏,以及《降E大調弦樂四重奏“豎琴”》,在這場音樂會中,穆特將與聽眾一起探尋貝多芬最具個人化色彩的弦樂作品。

穆特和奧爾基斯一向以為貝多芬“正本清源”為己任,他們錄製的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也成為音樂學習者“教科書式”的典範,伴隨了一代琴童的成長。晚上七點半,兩位老友攜手步入音樂廳,鋼琴家頭髮已經花白,“小提琴女神”的臉上也滿是歲月的痕跡。但當小提琴與鋼琴一起奏響貝多芬《第四小提琴奏鳴曲》急板第一主題,穆特與奧爾基斯典雅古樸的弦鍵對話瞬間將觀眾帶回到古典主義時代。在這部作品中,貝多芬真正跳出了海頓與莫扎特影響下的“舒適圈”,進入了創作的成熟期。

舞臺之外觀眾點贊《文明觀演公約》在這場演出開始前,國家大劇院音樂廳的門口有些與眾不同——幾個寫有《文明觀演 從我做起》的易拉寶極為醒目。易拉寶上,印著一則《文明觀演公約》,並配有文明觀演的生動漫畫。

穆特當晚極佳的演出狀態,和現場觀眾良好的觀演素質不無關係。場務工作人員經常用到的激光筆,在這場演出中用到的機會並不多。演出結束後,經常到大劇院看演出的觀眾王先生表示:“整場音樂會的環境非常安靜,配得上兩位藝術家的高水準演出,我覺得和音樂會開場前的文明觀演提示非常到位也有關係。”

“看好演出,管好手機,從我做起”文明觀演倡議,自11月14日發佈以來,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註和極大反響。11月22日,由首都文明辦、北京日報、北京晚報、北京日報客戶端聯合發起的《文明觀演公約》正式發佈。大劇院音樂廳門口擺放的易拉寶正是此次倡議的延續。

音樂會上半場,在穆特弓弦中“流淌”出的《第五小提琴奏鳴曲“春天”》則是貝多芬最為人耳熟能詳的作品之一。事實上,穆特自10歲開始系統練習貝多芬的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而她對這套作品的練習始自《第五小提琴奏鳴曲“春天”》。穆特的演奏舒緩明快,極力還原了音樂中幸福洋溢的田園風格,為觀眾展現了貝多芬音樂中少有的“春光燦爛”。兩位音樂家的臉上,也時刻洋溢著輕鬆的笑容,奏至動情處,時不時對視,默契地莞爾一笑。

曲目單上三部奏鳴曲演畢,穆特和奧爾基斯顯然意猶未盡,連續加奏了四次。曲目分別是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第一號》、約翰·威廉姆斯的《Nice to be around》(電影《吧女生涯原是夢》配樂)、貝多芬的《G大調快板“機器鐘”》和約翰·威廉姆斯的電影《辛德勒的名單》主題曲。

20多年來,古典樂迷已經習慣了一點,安妮-索菲·穆特拉小提琴配上蘭伯特·奧爾基斯彈的鋼琴,就能奏出“最貝多芬味兒”的小提琴奏鳴曲。20年前,那套名噪一時的貝多芬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全集唱片,正是由二人合作完成的。4日晚,“小提琴女神”穆特與老搭檔奧爾基斯在國家大劇院再度攜手,一連上演貝多芬第四、第五、第九三首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弦鍵和鳴,沁人心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