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平台团体-脱口秀、相声等喜剧演出如若能与观众实现近距离的互动

  • 时间:

【龙吟被控骚扰女性】

在數字文創產業智庫研究員李傑看來,儘管加碼線上是當下演出行業降低疫情影響的方式之一,但線上對流量的競爭也較為激烈,眾多文化娛樂產品均已在線上進行大規模的佈局,因此4家演出團體在同一個欄目下上線新節目,也可以集中各自在業內的影響力,產生聚合效應,互惠互利並聯動造勢,帶動更大的流量為各方參與者爭奪人們有限的註意力。

黎新宇認為,脫口秀、相聲等喜劇演出如若能與觀眾實現近距離的互動,無疑能產生更好的表演效果,但由於線上的限制,實現觀眾互動存在一定難度,此時便更考驗演出者的基本功和創新能力,是否能通過預先設計好的作品贏得觀眾的認可。

4家喜劇大佬集體攻占線上,背後不得不提疫情對線下行業帶來的影響。今年1月以來,線下文娛業相繼暫停營業,相關從業者也均承受著損失。在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分析看來,此次衝擊給全國線下文化娛樂業帶來的損失,初步估算可超百億元。而此前一直將線下作為主陣地的演出行業,也是衝擊較大的領域,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佈的數據顯示,僅在3月,國內20餘省市便有近8000場次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直接票房損失超10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現階段國內對網絡綜藝節目的監管也更加嚴格。據日前正式發佈的《網絡綜藝節目內容審核標準細則》顯示,該文件從主創人員選用、出鏡人員言行舉止,到造型舞美布設、文字語言使用、節目製作包裝等不同維度,提出了94條標準,以提升網絡綜藝節目內容質量,抵制個別綜藝節目泛娛樂化、低俗媚俗等問題。以脫口秀為例,便包含不得宣揚迷信活動,不得片面、極端地分析、討論、評論社會問題等。

聚合效應之外不難發現,現階段多個線上平臺均較為看好喜劇內容產品,並紛紛利用旗下的資源引入更多的作品,如抖音推出的“百億流量扶持計劃”,便激勵所有在相聲、脫口秀、戲曲、戲劇等領域有直播能力的草根藝人進行直播,號召直播機構將喜劇直播演出作為主播內容探索的方向。

因此,演出行業不得不開始改變,這也使得越越多的演出相繼出現在線上,而此次4家喜劇大佬聯手在同一欄目上亮相,也是疫情之下順勢做出的調整。

彙集4家開箱3月7日,一檔名為“喜劇場”的欄目在西瓜視頻、今日頭條和抖音平臺上正式亮相。值得註意的是,與此前喜劇團體大多單打獨鬥地在線上平臺演出不同,此次“喜劇場”是將4家團體的開箱演出彙集在同一個欄目下。

3月7日,彙集了德雲社、開心麻花、笑果文化在內多個喜劇演出的“喜劇場”,正式登上西瓜視頻、今日頭條和抖音平臺。且與在線上單打獨鬥相比,多個演出團體在同一個頻道表演,能集合各家熱度,帶來更大的影響力,同時也能通過引流為自身培育觀眾群。但線上演出難免面臨挑戰,尤其是在失去與觀眾近距離的互動方式後,更加考驗表演者的能力,同時隨著《網絡綜藝節目內容審核標準細則》的實施,也對喜劇演出提出更高的要求。

據節目單顯示,“喜劇場”計劃將笑果文化旗下IP活動“喜劇周末”以直播的形式放到線上,包括李誕、王建國等近30位脫口秀演員相繼登場,也有開心麻花攜沈騰、艾倫、常遠等演員共同帶來的新作《賊想得到你前傳》,同時高曉攀等熱度較高的演員也將帶來嘻哈包袱鋪免費首演,德雲社庚子鼠年免費演出則由郭德綱帶隊。

且不可否認的是,雖然4個演出團體均屬於喜劇領域,但仍有著各自主打的表演風格與市場定位,同時表演作品的形式也各不相同,因此背後的目標受眾群也有所差異。對此,演出行業分析人士黎新宇認為,此次各家集中在一個平臺,也意味著各家的忠實觀眾將聚集在一起,或許能進一步擴大自身的觀眾群。而從整個喜劇行業的發展前景來看,雖然線下演出暫停,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線上資源對於喜劇創作者、表演者也是謀求進一步發展的契機,並能通過互聯網這一更大的平臺培養更多觀眾群,為今後的發展鋪路。

挑戰仍存儘管集結了4家喜劇大佬的“喜劇場”聲勢不小,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也難免遇到問題與挑戰。且從實際上線情況來看,目前“喜劇場”內推出的演出內容仍相對較少。以西瓜視頻上為“喜劇場”專門開闢的賬號為例,截至目前,該賬號共發佈了11個視頻,涵蓋此前的宣傳視頻以及嘻哈包袱鋪的相聲表演,而所有視頻中,觀看量最高的則為19.1萬次,播放量並不算高。

“網絡綜藝節目的監管將會更加嚴格的趨勢是不會逆轉的,尤其是在現階段這一特殊時期。隨著更多政策或意見的發佈,所有的節目創作者也將回歸於最為本質的專業能力,而不是投機取巧來賺取註意力。”李傑如是說。(記者 鄭蕊)

而相較於演出團體最初的單打獨鬥,4家喜劇大佬抱團的方式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各方產生利好,首先不可不提的是能集合各家的力量來獲得更高的關註度與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