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胡善爱情-邓家佳:遇到好的喜剧依然非常想演

  • 时间:

【壶口瀑布冰瀑冰雕】

喜劇之外,鄧家佳也在嘗試出演一些“暗黑系”角色。 網劇《無證之罪》

鄧家佳說,有些喜劇明星在銀幕以外會變得特別悶,但她卻是天生就和喜劇有緣:“我在大學演的大部分劇本都是喜劇。第一次演小品就演了一個四川打工妹,全班爆笑。”畢業後的第二年,鄧家佳就遇到了電影《十全九美》,因為展現了分寸剛好的喜劇天賦,也讓她成為電視劇《愛情公寓2》里的新住戶,一個跑了十年龍套也沒放棄表演夢想的小演員——唐悠悠。

拍《大明風華》:有時覺得還不如胡善祥

某種類型的角色形象深入人心,對演員來說也是一種禁錮。但鄧家佳從來不局限於喜劇,她一直都在嘗試更多的可能性。

新京報:生活中是個愛哭的人嗎?

新京報:不拍戲時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

從默默無聞到被路人認出,就算將她和唐悠悠畫上等號,也不會尷尬。“有次我在澳洲旅游,有個路人特激動地對著我喊,小姨媽,唐家佳(唐悠悠+鄧家佳)!哎呀,當時我就覺得好好玩。根本不覺得這是在貼標簽,這是觀眾對我表達親切感的一種方式。”第一次有了國民度的鄧家佳感覺小有成就。

當時鄧家佳拿到這場戲的劇本時,都不知道該怎麼演,感覺就像一齣很長的話劇。直到現場導演說,中國有一句老話,人在死的時候,會把自己的腳印一個一個地撿回來。鄧家佳頓悟,胡善祥是要去回憶她這一生,她要把這輩子的腳印一個個地撿回來。

因為參演《愛情公寓》系列,鄧家佳有了國民認知度。

在熱播古裝劇《大明風華》中,鄧家佳飾演成長經歷複雜又暗藏心機的宮女胡善祥。作為演員,鄧家佳展現出了極強的可塑性。“就想趁年輕,接一些和我本人反差比較大的角色,想讓大家看到我作為演員的更多可能性。”這個時候,正好“胡善祥”來了,“最吸引我的是她有著極其頑強的生命力,終其一生的追求就是讓自己活下去。”

因為長相乖巧可愛,老師經常選鄧家佳作為代表參加文藝演出。16歲報名參加電視臺的綜藝節目,通過展示才藝獲得一等獎,讓鄧家佳對錶演有了興趣和信心,最終報考中國傳媒大學表演系。

鄧家佳:有長假基本會出去旅行,平時練練瑜伽,看看書。

為飾演好胡善祥,鄧家佳看了大量有關明朝的歷史書籍,還特意去學了古代禮儀。當時劇組給鄧家佳選擇了一個遠離大部隊的中式酒店。在拍攝的八個月中,她減少了與外界的接觸,宅在酒店里慢慢地揣摩一個在深宮成長的女人的內心。

如果不當演員,鄧家佳可能會試著寫劇本,或者做一名園藝師。“小時候特想去設計園林,我曾經報了這個專業,現在就自己在家弄弄花花草草。”鄧家佳一直都想有一個自己的秘密花園,最外面一層是樹,中間一層是闊葉一點的植物,最下麵一層是花,中間有張白色的桌子,圍了四張椅子,沒事朋友們來喝喝茶、聊聊天。

老年階段的胡善祥是最難塑造的。首先要在形態上找到老年體態,其次要每天凌晨四五點起床化五個小時的老年妝。在臺詞的處理上,需要刻意去找發聲位置,要沉下來,更接近於一個飽經風霜的老人的聲音。以至於最後在眼神上,她都在找一種看不清楚、失焦的狀態。

出生於軍人世家的鄧家佳,從小就有著踏實嚴謹的生活態度。學生時代的她是學霸和文藝骨幹的綜合體,經常去參加演講比賽、合唱團,學習和文藝都沒耽誤,讀高中的時候成績很好,考不上前五不會吃飯。

鄧家佳:遇到好的喜劇依然非常想演,特別是那種既溫暖又有人文關懷的喜劇。作為觀眾,也非常期待《愛情公寓5》(最終季)上線。

轉型:嘗試暗黑角色,自言喜劇比哭戲難演

新京報:還會再演喜劇嗎?《愛情公寓5》也要上線了,自己會看嗎?

除了外形要接近角色,心理狀態上她也在尋找角色。這是一個逐步走進的過程,在拍攝前期,“胡善祥”和“鄧家佳”一直在她腦子裡打架,“不至於吧,胡善祥為什麼要這樣?這是怎麼想的?”鄧家佳說,自己是在一個很幸福的家庭中成長的,從小都沒有受到過所謂“生存不下去”的危機,但胡善祥生活在隨時都有可能面臨死亡的環境中。鄧家佳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逼迫自己進入胡善祥的生活環境,想象這件事發生在她身上應該是什麼狀態。“從小目睹親人慘死,每天都在為生存擔憂,胡善祥就像一隻活在黑暗叢林的困獸。”這種感覺,鄧家佳逐漸找到了,只有改變本身的習慣和價值觀,角色的靈魂才能住進來。

鄧家佳:我喜歡的角色,我會儘力塑造好,我希望每一個角色都能夠立得住,所以我並不迴避之前演的任何一個角色。固定印象這件事的確存在,但也並不害怕,因為內心一直想做一個好演員,所以也有自信突破別人的固定印象。慢慢地通過角色讓大家看到,鄧家佳作為一個演員,還有更多可能性。

鄧家佳:其實我不太考慮這個問題,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幸運了,遇到這麼多好的劇組和角色。我比較喜歡順其自然,有些東西不用去強求,做好眼前的事情,演著好角色,收穫著匹配的報酬和名聲,每個角色都有一點進步,就可以了。願我一直隨心所欲,隨遇而安。

2013年,鄧家佳在《全民目擊》這部充滿沉重和緊迫感的電影中,扮演一名疑為殺害父親未婚妻的19歲少女“林萌萌”。讓她相繼榮獲金雞、百花電影節最佳女配角。演林萌萌時,鄧家佳已經29歲。導演起初也有擔憂,鄧家佳用了半個月時間瘦掉了十多斤,體型上的瘦弱、纖細感更加接近一個少女。

新京報:你行事風格一直挺利索的,無論是開火鍋店還是去年公佈了離婚的消息,很直來直去。如何保持這麼好的心態?

成長:考不進前五不吃飯的學霸做起龍套

時間回到2006年的5月17日。這天是鄧家佳的生日,蛋糕被放在屋子裡的某一個角落,電視機被開得很大聲,正在轉播的是歐洲冠軍聯賽,巴塞羅那對陣阿森納。鄧家佳是個不折不扣的球迷。看的每場比賽,她都會像小學生一樣認真做筆記,每周固定選出“家佳杯”的最佳陣容。這場球賽對她來說意義非凡,巴塞羅那隊奪冠,也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鄧家佳:生活中反而不怎麼哭,我所有的眼淚都在角色里流完了,這也是我喜歡當演員的原因之一。拍戲就是一種最好的疏解情緒的方式,其實演員都是很敏感的,但是生活中你又不能活得太敏感,會影響別人,會太過於矯情。所以我的很多敏感和情緒都在戲里得到了疏解。

爸爸是軍人,不太會表達感情,此前也很少會主動給鄧家佳打電話,有時鄧家佳說了一大串話,爸爸就回兩字,好的。直到有次回家,鄧家佳看到書房有整整兩格都是她的資料,第一次上電視、第一次上雜誌全部都有,做成檔案資料。也正是因為和爸爸之間的感情特別好,促使鄧家佳在看到《全民目擊》的劇本後,一下心疼起林萌萌,在表演上也借用了和爸爸的感情。

出道以來,鄧家佳拍戲的量不算多,但一直在嘗試不同類型的角色。她不僅僅是“小姨媽”唐悠悠,也是電影《全民目擊》里19歲的叛逆少女林萌萌,網劇《無證之罪》中命運坎坷的朱慧如。鄧家佳從小就是個“邏輯控”,對推理、懸疑的內容非常感興趣。她喜歡看東野圭吾的小說,喜歡分析主人公的犯罪心理和作案動機。

雖然憑藉《十全九美》、《愛情公寓》兩個喜劇系列出名,但她並沒有在“傻白甜”的人設上走到底。作為一名金牛座,她註重腳踏實地地走好每一步,也希望讓大家看到除了喜劇以外的鄧家佳。

畢業後,鄧家佳成了“京漂”演員中的一員,沒多少戲拍也沒什麼收入。很長一段時間,只能在北京郊區合租房子。當時的交通沒有現在便利,有時為了趕上試鏡,凌晨4點就要起床。為了能演上女七號,寫了幾千字的人物小傳也沒被選上。家人覺得她太辛苦,多次勸她回四川。鄧家佳和家人達成“三年”之約,如果在此期間還沒什麼成績就放棄表演。其實,這是她的緩兵之計,暗下決心即使過了三年也會堅持。“表演是一個探求人性的過程。”這一點,深深吸引著她。

演戲上,她是個對自己很苛刻的人。出演的電影公映,她會買票入場,潛伏在觀眾中看大家的反應兼給自己挑毛病。聽到大家在自己設計的笑點處樂了,她也會跟著樂。如果大家沒什麼反應,她就會懊悔自己的臺詞處理得欠火候。“演喜劇比演哭戲難多了,演哭戲時只要真心沉浸在角色中,淚自然就會哭出來。但每次為了逗大家笑,我都會給自己設計十幾種表演方式。”

鄧家佳:我性格確實比較直,不喜歡那些不明朗的事情。主要大部分時間都在拍戲,也沒有太多私人空間,另外我的交際圈比較簡單,爸媽、工作團隊和身邊的幾個老友幾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也是很理想的狀態。

喜歡看球,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爸爸的影響。鄧家佳從小就被當男孩子培養,從四五歲的時候,爸爸就嚴格要求她,必須把被子疊整齊,自己打掃乾凈房間。再大一些,就開始鍛煉她的體能,所以她的運動細胞十分發達。爸爸對鄧家佳的教育是,可以在家裡發表觀點,有事就全家投票。

新鮮問答新京報:《愛情公寓》後,你一直在嘗試不同的角色類型,並沒有一味演喜劇。那個時候是希望不被固定在“唐悠悠”的形象里嗎?

生活:不做演員,可能會當編劇或是園藝師

在鄧家佳看來,《愛情公寓》的特別在於大家聚在一起,在四五年的時間中創造同一個角色。最大的收穫是交到一群好朋友,她將“愛情公寓”形容為一個“時間囊”,儲存了很多那個時段大家對於愛情和友情的表達。

鄧家佳:我想是觀眾更親切的一種表達。

讓鄧家佳印象深刻的是胡善祥和孫若微(湯唯飾)的最後一場戲,姐姐送妹妹“上天堂”。這場戲剪出來以後長達22分鐘,相當於她和湯唯兩個人演了半集。

鄧家佳身上有著四川女孩特有的直爽氣息,除了川妹子的熱辣,更多的是沉浸內斂。

再次遇到這樣“暗黑”風格的劇本是在四年之後——網劇《無證之罪》。在劇中,鄧家佳演繹了一位非傳統意義上的女主角朱慧如:因為自己哥哥惹上仇家被打成殘廢,她為籌措醫葯費而犧牲自己,成了小三。朱慧如沒有主角光環,是一個有很多人性弱點的角色,用鄧家佳的話說就是“滄桑、複雜、懦弱、揪心。掙扎在命運的旋渦中。”做演員,吸引鄧家佳的也是不同角色所帶來的這種新鮮感、琢磨感。

新京報:作為演員,大家會覺得只有大紅大紫才是成功,你怎麼看?

新京報:現在和十年前拍《愛情公寓》時候的自己相比,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鄧家佳:了了分明,更懂感恩和包容。

新京報:還有很多網友會叫你“小姨媽”,聽到這個稱呼是什麼感覺?

“胡善祥這個角色改變了我”,這是鄧家佳拍完《大明風華》的感受。“這個女人了了分明,忠於自我。她知道自己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鄧家佳坦言,從這一點來說,自己還不如她,“所以我很感恩這個角色給我帶來的轉變。在生活中我會更分明,更清楚自己內心最想要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