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生活演员-而在生活中,饺子把自己也活成了“哪吒”,三年半时间把自己关起来搞动画,除了母亲身边人都不理解他

  • 时间:

【2020央视春晚】

《過春天》女性導演的視角上映時間 2019.3.15導演 白雪《過春天》也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青春故事。聚焦的是持有香港身份證,讀書在香港,生活在深圳,天天兩地往返的特殊人群。女主角佩佩,單親家庭出身,為了和閨蜜Joe(湯加文飾)一起旅行的約定,為了自己的存在感,為了對Joe男友阿豪(孫陽飾)懵懂的好感,她內心的衝動被點燃,“水客”成為了她的另一個身份,一段頗有“冒險”感的青春故事就此開始。

導演曾國祥不能算是絕對意義上的新手導演,執導過《戀人絮語》《七月與安生》,憑藉《七月與安生》分別獲得過金馬和金像獎最佳導演的提名。也是因為《七月與安生》,曾國祥與周冬雨繼續合作。由於人氣的緣故,易烊千璽的表現獲得了更多的關註,實際上周冬雨的表演更富層次感。兩人演繹的小北和陳念,惺惺相惜,互相依靠,令人想念青春,想念曾經的那位伙伴。

導演餃子,一個學醫出身,半路走上電影行業的新人導演,有著旺盛的表達欲,腦洞也開得足夠大。雖然還有技術上不能實現的畫面,但對於新人導演來說,這樣的成績單足夠完美。“哪吒”的價值觀輸出契合了這個時代,抗爭、不服輸、活出自我。而在生活中,餃子把自己也活成了“哪吒”,三年半時間把自己關起來搞動畫,除了母親身邊人都不理解他。餃子說“原來死磕,真的能磕出東西來”。

導演的選角能力確實獨到,演員全部演技在線,包括戲份不多的群眾,以及沒有什麼表演經驗的小女孩,都契合電影調性,不會讓人出戲。柯汶利說,改編的第一步是忘記原作,他和陳思誠都想要拍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因此也迎來了“翻拍”中的高分作品。

《誤殺》 “翻拍”中的高分作品上映時間 2019.12.13

《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次票房50億元的情緒共振上映時間 2019.9.6 導演 餃子

“勇氣”有時真的不僅僅是不怕痛的勇敢,它還包含著抗壓與反彈之力,這種被打倒之後爬起來繼續奔跑的力量,在少年身上體現得更為透徹,對於被生活磨礪得疲乏的成年人來講,不得不說是一種鼓舞。

《平原上的夏洛克》為徐磊的處女作,雖然非科班出身,為了這部電影卻是準備了十年時間。在網上還搜不到徐磊的更多相關資料,素人的演員陣容,令拿到的票房收入不算高。但在FIRST影展上的初初亮相,獲得了滿堂的喝彩,評委之一的秦昊怒贊其中的素人演員“太牛了”,向來擅長黑色幽默的寧浩誇其“好看、出色”。

導演白雪,北影導演系畢業,隱匿於家庭中十年後,推出了處女作《過春天》。過春天看上去是頗為陽光的詞語,實際上是一句黑話,代表“順利通過海關”。女性導演的視角與男性導演十分不同,很細膩,也採取了碎片化的鏡頭語言,在這樣的畫面下,少女們美好得自由自在。(記者 聶青)

白雪都說2019年是影視寒冬,但寒冬之下也有暖陽,譬如在銀幕上呈現的諸多新導演作品,便有著令人眼前一亮的勃勃生機。全新的視角與全新的敘事方法,給電影註入更多的新鮮血液。他們有些電影獲得雙豐收,有些電影贏得口碑和業界的認可,關註度也逐步在提升,而這些給電影市場帶來更多可能性的新導演,是值得我們記住的2019。

《少年的你》令人懷念的少年氣上映時間 2019.10.25 導演 曾國祥

新導演徐磊的作品,一部全素人演出的電影,從陣容上來看毫無商業賣點,但導演用極其巧妙幽默的手法,把鄉村“偵探”的土味查案故事演繹得令人捧腹不已。該片在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上獲得了“最佳電影文本”獎。

《少年的你》題材相對特殊,同樣是青春片,相比其他更為殘酷壓抑,不過殘酷之下依然透著希望與生機。很多人選擇不去看,是因為校園霸凌反射到自身的不適感。我在其中,反而看到的是一種蓬勃的少年之氣,他們鉚足了勁試圖改變命運的蓬勃朝氣,印證了主題“我們生活在陰溝里,但有人依然仰望星空”。

這部被網友們形容為土得掉渣的片子,絕妙之處在於,把農民和偵探做了一次跨界混搭,朝英和占義因為好友宿樹意外車禍入院,自行開始籌劃查案,“土味”的邏輯分析與追凶手法,引發了不少無釐頭的笑料。影片改編自導演身邊的事,主演朝英是他的父親,母親也有露面,家鄉的人家鄉的方言,演繹家鄉的事,讓片子有了一種渾然天成的默契感。

導演 柯汶利陳思誠非常欣賞的新導演柯汶利出生於馬來西亞,兩人不僅合作了《誤殺》,而且在網劇《唐人街探案》中也有合作。雖然是翻拍作品,《誤殺》比原作在細節上做得更為細膩。影片帶來的驚喜有很多,導演首部大銀幕作品成熟的調度能力,演員肖央不同以往的表演方式,老戲骨陳沖雷霆式的警察風範。可以說在跌宕起伏,多次反轉的劇情中,真的令觀眾投入得忘記身邊所有的一切。

《平原上的夏洛克》鄉村土味查案故事上映時間 2019.11.29 導演 徐磊

50億元的票房收入,讓人們看到了動畫片更多的可能性。許多動畫片都會打上老少皆宜的標簽,但除非有足夠豐富成熟的劇情,老少的次元壁才能打破,才不會淪為小孩坐前排、大人後排陪看的局面。“哪吒”的出現,是一次口碑與票房的集體爆發,也是全年齡段的觀影體驗。記者當時也是在上映前的大概一兩個星期,抱著懷疑的心態去觀影,不知不覺就被劇情帶進去了。哪吒從最初的不被認可,做個自暴自棄的混世小魔王,再到情感上的身份認同,有擔當地去主宰自己的命運,人物立起來了,也讓人有了蓬勃向上、改變命運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