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表演电影-但话剧可以让观众很直观地看到吴樾作为动作明星的另一面

  • 时间:

【魏大勋谈姐弟恋】

半年前,吳樾有陣子很抑鬱,“我這麼開心的一個人,為什麼會變得憂郁了呢?”緩了兩天后,他想通了。是自己想得太多,考慮得太多了,不能說沒做這個作品之前,就先預判它有什麼樣的好事,再通過各種渠道來完成最終的結果。

其實,吳樾不僅是“武英級”運動員(中國武術運動員的最高等級,也稱“健將級”),還是表演科班出身的演員,當年以表演專業第一名的成績被中央戲劇學院錄取,動作片並不是他作為演員的唯一法寶,他還是國家話劇院的話劇演員,在話劇《西廂記外傳》中一人獨挑三角,是話劇《大宅門》中的男主角白景琦,今年他還想挑戰話劇《辛棄疾》。

吳樾與李連傑、吳京一樣,都是武術運動員出身,但他與後兩者不同的是,從運動隊出來後並沒有立馬投入動作片的拍攝,而是選擇了學習表演。當時寧夏武術隊給他分了一套房子,還有一輛桑塔納,但吳樾都沒要,“拋家舍業到北京上學”。

在保證不耽誤學業的前提下,吳樾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靠教留學生武術來創收,最多的時候有30多個人,20塊錢一課時,一個月有10天半個月能有課。晚上上完晚自習之後,他還跑去歌舞廳做主持人,每晚50元報酬,“我的大學生活其實不是大學生,從我16歲開始到現在,都是我在養家,沒用家裡一分錢”。

在《聲臨其境》的舞臺上表演《大宅門》。

“甄子丹、吳京,還有《流浪地球》的導演郭帆,他們一開始就想過票房能多麼高嗎?我覺得快樂對我來說是第一位的,第二位就是做好自己眼前的事兒,至於別人怎麼看、別人怎麼評說,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大家都不會埋沒一直堅持的人,對吧。”吳樾現在覺得,自己愛這一行,喜歡藝術創作,人特別難得的是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樂此不疲,其中最重要的源泉就是快樂。(記者 滕朝)

在養家的同時,吳樾還做到了品學兼優。他很自信地說,這都是有據可查的,拿了兩年獎學金,在全國大學生比賽中,代表中戲參加了五個體育項目,拿了四個冠軍,一個亞軍,基本包圓了。

1996年,吳樾陪著當時的初戀女友一起考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結果考上了,跟黃曉明、陳坤、趙薇同一屆。但他要參加1997年的全國八運會比賽,就沒去上。第二年,吳樾為了雙保險,先考了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打算之後再考北京電影學院。中戲三試過後,老師找吳樾談話,說他是本屆藝考中戲表演專業第一名,北電、軍藝都別考了,只要文化課過了,中戲肯定會錄取。武術隊的運動員是不學文化課的,吳樾在高考前28天,學了古人的“頭懸梁錐刺股”,“創造了奇跡,文化課考了班級第三名”。並且,吳樾是那一屆學生中歲數最大的。

吳樾和女兒電影《葉問4》終於圓了吳樾的願望,在經典功夫IP《葉問》系列中留下自己的身影,和甄子丹合作。

“我一直在往最高的藝術家境界去奔”,這是吳樾對於表演的理想,他不想將自己的表演局限在動作片領域,由此也萌發出廣泛的愛好,喜歡音樂、書法、京劇,有著強烈的求知欲,“越想上進的時候,就越覺得自己差得太遠,所以好多都是皮毛,但是演員的皮毛應該多一點,你能通過各種藝術方式來穿透人物的內心,對於塑造人物特別重要。”

熱情:人最難得的是堅持做喜歡的事

出演電影《葉問4》圓了吳樾的心愿。

最年輕的“武英級”運動員演《葉問》等了十年吳樾小時候身體不好,看了《少林寺》《霍元甲》等影視作品之後就迷上了武術。父親帶他去拜了一位民間老師,練了兩年後,老師覺得吳樾骨骼清奇,是個練武奇才。

對於吳樾來說,中戲四年的生活是“痛並快樂著”。當時他的父母雙雙下崗,只有靠自己勤工儉學才能交得起學費。他每年學費六千,加上平時看話劇演出,各種學雜費等等,一年要一萬多,四年就是五萬,他爸當時每個月工資才三百多。

吳樾小時候身體不好,得過肺炎,但看了《少林寺》《霍元甲》等影視作品後就迷上了武術。父親帶他去拜了一位民間老師,練了兩年之後,老師覺得吳樾骨骼清奇,是個練武奇才,就把他推到了正規體校——張家口市業餘武術隊,開始專業集訓。1992年,國家體委把優秀運動員支邊,吳樾轉會到寧夏武術隊,第一年就拿了個全國武術比賽冠軍。1993年,吳樾參加全國第七屆運動會,被國家授予“武英級”稱號,成為最年輕的國家級運動健將。

成為父親後,吳樾對於表演和生活有了更多的感悟。去深圳演話劇《大宅門》之前,吳樾還一直在琢磨,有幾處地方不能那麼演了,“因為我真有孩子了”。話劇中有一場吳樾飾演的白景琦和楊九紅搶孩子的戲,吳樾的臺詞是:“你把孩子放在老太太那過一段日子,以後我再還給你。”吳樾之前表演這場戲時帶有命令式的口吻,說話有點硬,給觀眾的潛臺詞是“你放心,孩子肯定給你”。但是他現在不會這麼演了,他會把整個人松下來,“不是那麼強硬的命令,而是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還給你,這就是高級的表演。”沒有孩子的時候,他體會不到這層感受。

有了女兒後,再拍動作戲,吳樾格外註意安全。他雖然是動作演員,但也恐高,大二時在無錫拍戲,威亞斷了,他從15米高空摔下來,地上沒有任何安全措施,都是鵝卵石,暈了15分鐘,“我一睜眼,以為到了另一個世界”。前年,吳樾因為恐高推掉了一部戲,“我跟導演商量,能不能把這場戲刪了”,導演沒同意。

為了出演《葉問4》中的太極拳傳人萬宗華,吳樾特意找了一位太極拳老師,交流了兩天。

去年,吳樾參加了綜藝節目《聲臨其境》,現場不僅全程脫稿,更是直接摘下耳麥,一人分飾多角為《蟻人》配音,展現了超快的語速與節奏;調動全身動作,邊打醉拳邊為《醉拳2》中的成龍配音,被張國立評為節目開播以來最難的一段。很多觀眾看完,都被吳樾圈粉,沒想到一個動作演員還有這麼好的臺詞功力。但吳樾卻說那不是自己的真實水平,“只呈現出我水平的十分之一”,因為節目時長限制,他有一段長達7分鐘的《大宅門》獨白被剪掉。

話劇《大宅門》中,吳樾飾演白景琦。

片中他和甄子丹飾演的葉問有一場太極和詠春的對決,這場戲不好拍。因為詠春的動作很快,而太極拳很多都是分解動作,一推一靠,詠春七八拳已經打過來了。而動作指導袁和平不想有花哨的東西,基本沒有威亞,前兩天拍攝一直都在摸索,最後連文帶武共拍了10天。

2020年2月底,吳樾馬上要開啟自導自演的第一部電影,講述父子情感,會有一點拳擊作為引子,他現在每天都在練拳擊。原來他會想,這個戲最次也不能低於多少個億,趕不上人家《戰狼》,也不能太丟人,“會有這種功利心和野心”,但他更多的是隨遇而安,一切歸零。

臺詞對於吳樾來說,只是基本功,到現在他還堅持每年要回到舞臺上去演話劇。2019年12月31日的跨年夜和2020年1月1日的迎新夜,他在深圳保利有兩場《大宅門》的話劇演出,飾演白景琦,“我從18歲演到86歲,現場三個小時,只有5分鐘不在臺上,那是個體力活”。為了演出年齡感,他的臺詞每15年有一個變化,讓觀眾能夠感受到這個角色在不同年齡的不同狀態。每次在舞臺上演完《大宅門》吳樾得有十天半個月,才能緩過勁來。

最初接受白景琦這個角色時,吳樾也受到很多質疑,“一個打星,能挑大梁嗎?”吳樾並不在意,只能用事實打消觀眾的猜疑。在曲藝之鄉天津演出時,整場票全部賣光,過道上都坐滿了帶著小馬扎的觀眾,光是出來謝幕就返場11次。因為這部戲,吳樾和原著作者及該劇導演郭寶昌成為忘年交,郭寶昌還將自己養父、白景琦原型人物樂鏡宇生前用過的一串珍貴手串贈與吳樾,吳樾後又將其還了回去,但每次上臺演戲,他都會從老爺子那拿回來戴上,“我覺得這是對我的一種鼓勵和支持”。

甄子丹46歲接演了《葉問》,成為其演藝事業的轉折;吳京自導自演了《戰狼2》,成為中國電影市場票房冠軍,他們都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動作片時代。而吳樾這些年來在演藝圈卻一直不溫不火,屬於吳樾的動作片時代何時到來?如果之前面對這個問題,他說一定會給一個準確的時間,而且絲毫不會掩飾自己的野心,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可能對於大部分觀眾而言,吳樾只是一個動作明星,但話劇可以讓觀眾很直觀地看到吳樾作為動作明星的另一面,“懂門道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所以有的人是演員,有的人是藝術家,有的人就是宗師,我現在一直在往最高的藝術家境界去奔。”

從被質疑,到票賣光返場11次每年都會回歸話劇舞臺最初接演話劇《大宅門》白景琦時,吳樾受到很多質疑。但在天津演出時,整場票全部賣光,過道上都坐滿了帶著小馬扎的觀眾,光謝幕就返場11次。

吳樾最擅長的武術是八極拳,1996年,他參加“國家個人精英賽”,拿下八極拳冠軍。而八極拳和太極拳同屬於內家拳,自古有句話叫“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

親情:成為父親後表演也多了層次如今的吳樾身上多出了其他角色,成為丈夫、父親。2016年底,吳樾在泰國拍攝電影《殺破狼·貪狼》時,女兒出生。片中吳樾飾演角色的老婆也正好懷孕,有場他陪老婆產檢的戲,看到B超的那一刻,吳樾有點蒙,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已經不是在表演了。導演看完後,走過去拍了拍他,說特別喜歡這種感覺。

因為之前李連傑、吳京等都在影視作品中打過太極拳,非常漂亮,“怎麼能區別於原來太極拳的展示”是吳樾最想實現的。最後他和老師商量,用了一些不太常見的招數,更多的不是說展現太極拳的招式,而是展示太極拳的內力和功法。

片中,他飾演太極拳傳人萬宗華,奉獻了兩場精彩的動作戲。很多觀眾認識吳樾,都是從他的動作片開始的,《精武英雄陳真》里的陳真,《連城訣》里的狄雲,《浪子燕青》里的燕青,張紀中版電視劇《西游記》里的孫悟空……最近幾年,讓觀眾印象深刻的是,他在葉偉信導演的電影《殺破狼·貪狼》中飾演一名泰國華裔探長。

父母下崗,中戲學費靠自己從16歲開始養家老師說吳樾是本屆藝考中戲表演專業的第一名,只要文化課過了,中戲肯定會錄取。而武術隊的運動員是不學文化課的,吳樾在高考前28天里,“頭懸梁錐刺股”,“結果文化課考了班級第三名”。

而對於甄子丹、吳京創造的動作片成績,吳樾表示這是他們對於自己夢想一直堅持的結果,但每個人還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對他而言,“快樂是第一位的,至於別人怎麼評價,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大家不會埋沒一直堅持的人,對吧。”

2009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吳樾第一次見到剛拍完《葉問》的葉偉信導演,便毛遂自薦,是《葉問》的粉絲,想出演《葉問2》。導演淡淡地回了一句:看緣分吧。這個緣分吳樾一等就是十年。中途,兩人合作了動作片《殺破狼·貪狼》,殺青時,導演說後面有兩個戲,不知道哪個先拍,其中一個就是《葉問4》,問吳樾有沒有興趣。吳樾原話是這麼回的:“你找我來演路人甲,我都願意,不談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