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太空宇航员-她也成为第15位进行太空行走的女性宇航员

  • 时间:

【苹果研发智能戒指】

據NASA官網介紹,太空行走意味著讓宇航員離開航天器,在太空中實施科學實驗或是測試新設備。有的宇航員還會趁機修理已經在太空中的衛星或是航天器。

一位推特網友稱,她特意叫醒了自己的兩個小女兒起來觀看此次全女性太空行走,她的大女兒還問“當我成為一名宇航員時,我也需要修理東西嗎?”

在進行太空行走的228人中,僅有15人為女性,占比不到10%。科技網站Gizmodo稱,此次太空行走一定程度上意味著,NASA終於有了足夠的女性宇航員,能夠安排全女性的太空行走。這對於航天事業中的女性而言,無疑是一大鼓舞。對於下一代而言,也非常具有教育意義。

美國科技網站Gizmodo介紹稱,這是一次非常驚險的太空行走之旅。在太空行走即將結束時,由於宇航服出現故障膨脹起來,列昂諾夫無法控制宇航服,也無法進入飛船狹窄的艙門。列昂諾夫手動降低了宇航服的壓強,最終艱難擠進了飛船。除此外,“日出2號”飛船在返回地球的過程中也出現了故障,反推火箭無法點火。最終列昂諾夫和另一位宇航員通過手動點火控制了飛船,降落在了烏拉爾山的樹林之中。

就在幾天前,“太空行走第一人”、蘇聯宇航員阿列克謝·列昂諾夫去世的消息引起了許多人的關註。

太空也不再是女性的禁區雖然國際空間站迄今已經開展了220次太空行走,但此次全女性太空行走依然具有里程碑式意義。

列昂諾夫1965年3月18日搭乘“日出2號”(Voskhod 2)宇宙飛船執行任務時,到艙外進行了12分9秒的太空行走,這是人類史上首次太空行走。

太空中衣服合適很重要這場備受矚目的全女性太空行走原定於今年3月29日展開,但最終卻因為沒有合適的宇航服被迫取消了。

據悉,這是科赫的第四次太空行走之旅,今年3月29日、10月6日、10月11日,科赫和其他男性宇航員共同進行了太空行走。她也是第14位進行太空行走的女性宇航員。對於梅爾來說,這是她首次進行太空行走。她也成為第15位進行太空行走的女性宇航員。

美國兩名女宇航員在艙外待了7小時多,完成既定任務;太空行走228人中,僅有15人為女性

在太空上,換宇航員都要比換宇航服容易,因為正常情況下衣物是否合適只關乎舒適度和美觀度,太空上宇航服是否合適則關乎生命。

但事實上,再做一套並不簡單,衣服合適也非常重要。

列昂諾夫在此次太空行走10年後,才再次飛向太空。1975年,列昂諾夫參加了美國與蘇聯的首次“阿波羅-聯盟號”聯合太空任務。

當時,計劃與克裡斯蒂娜·科赫一起進行太空行走的是另一位宇航員安妮·麥克雷。麥克雷在地面訓練時大尺寸、中尺寸的宇航服都是可以的,但在此前的一次太空行走中,麥克雷發現最合適的還是中等尺寸的宇航服。不巧的是,那會兒國際空間站只有一套中等尺寸宇航服適用,NASA只能無奈宣佈取消那次太空行走。

許多網友認為這個理由“太可笑”,有推特網友稱“如果我們能登陸月球,我們當然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吧”。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則直接表示,“再做一套吧!”

據福克斯新聞報道,NASA發言人史蒂芬妮·謝赫茲解釋稱,國際空間站上的宇航服“考慮了超過80種不同身材”,“宇航服有3種上身尺寸,8種肘關節調節尺寸,超過65種手套,2種腰部調節尺寸,5種膝蓋部位調節尺寸”。

她們在艙外待了7小時17分鐘,最終於18日14時55分返回艙內,比原定的5個半小時延長了近2個小時。兩位宇航員成功完成更換失效電池充放電單元(BCDU)的任務。

美國東部時間10月18日早7點38分,國際空間站史上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sopacewalk)開始了。

■ 延展人類首次太空行走現險情:宇航服和飛船均出故障

空間站首次全女性太空行走創歷史

不過,福克斯新聞也表示,國際空間站的宇航服也的確有點“過時”了——這批宇航服設計於40年前。大概也是因此,NASA於本月15日公佈了兩款新型宇航服,一款是“艙外探索機動裝置”(xEMU),一款是“獵戶座飛船生存服”,兩款新宇航服性能更為先進,宇航員進行太空行走時可以不再做“兔子跳”,女性宇航員也可以擁有更合身的宇航服。

近20年後的1984年7月25日,俄羅斯女宇航員斯維特拉娜·薩維特斯卡婭在一名男性宇航員的陪同下進行了太空行走,時長為3小時35分鐘。

據CNN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兩位宇航員稱,“非常高興與兩位勇敢的、創造歷史的美國宇航員對話”,“你們太勇敢了,你們太棒了!”

美國2020年民主黨女性參選人、參議員卡馬拉·哈裡斯也發推特紀念這一歷史性時刻,稱“這已經不僅僅是歷史性的了——它提醒女性,即使是太空也不再是限制”。

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兩位女宇航員傑西卡·梅爾、克裡斯蒂娜·科赫走出國際空間站,開啟了她們的太空行走之旅。這是今年以來國際空間站的第8次太空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