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冰冰案和林志玲案中原告形象受損害程度和範圍都相對更低

  • 时间:

【2岁半近视900度】

那麼,為什麼同樣都是“被代言”,莫言獲判賠210萬元,而範冰冰一案判賠金額只有7萬餘元,而林志玲一案則僅為4萬?莫言一案判賠金額為何遠遠超過《規定》中酌定賠償數額範圍的50萬元?對此,記者採訪了數位法官和律師,請其“說說法”。

第二,被告的行為的過錯程度,範冰冰一案,被告通過微信公眾號使用了範冰冰的肖像,其侵權行為具有相對的“軟性”和隱蔽性,侵權範圍也僅限於微信公眾號。林志玲一案,法院判決已經認定,涉案企業的侵權情節輕微。

第二,侵權人的過錯程度以及被侵權人形象的受損程度不同。莫言案中,原告實際上因為被告的侵權行為被醜化了社會形象;而在範冰冰案和林志玲案中,侵權人利用原告圖片的侵權方式均不屬於醜化或侮辱性質,不致造成範冰冰、林志玲的嚴重精神損害。

南方網全媒體記者 何偉楠

第三,三宗案件中,原告在形象受損程度方面存在不同。莫言案,並非單純簡單的侵犯姓名權、肖像權的問題,被告在產品宣傳中虛構了完全不存在的事實,並且在視頻中以畫外音的形式將原告沒有說過的話強加於原告。莫言本身享有較高聲譽,且在商業代言方面非常謹慎,而被告的產品是養生鍋,雖獲得多項專利,但市場影響力不高,其品質無法得到相應證據印證,其經營模式也常受到質疑。在被告製作的視頻中,原告呈現出來的形象與有良好聲譽的作家形象相距甚遠,被告編造原告所說的話,給社會公眾形成了一種原告“代言無底線”的形象,對原告的社會形象造成較大損害。而範冰冰一案,櫻雪企業通過微信公眾號使用範冰冰等人的肖像,並不存在醜化或者侮辱等不當使用行為,林志玲案也是如此。因此,從被告的主觀惡意、過程程度,以及原告形象受損程度來講,顯然,莫言案中的侵權行為性質更為惡劣。

無獨有偶,範冰冰也曾遭遇中山企業侵權,結果獲判賠7萬餘元(《範冰冰告中山櫻雪肖像侵權勝訴》 )

那邊廂,林志玲“被代言”中山某品牌電器,起訴該企業侵權。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判決中山市某電器科技有限公司賠償4萬元《林志玲勝訴!被代言某電器,林志玲起訴中山這家公司獲判賠4萬元》。

第一,根據法律規定,法院的判賠金額不能超出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莫言一案,原告主張的賠償金額是610萬元,林志玲一案原告訴請要求賠償的金額為10.5萬元,範冰冰一案原告訴請要求賠償的金額為43.3萬元。法院均是按照原告的訴訟請求,在其主張的賠償標準和範圍內,判定的賠償金額。

第三,侵權範圍以及財產損失、獲利情況不同。莫言案涉及多種侵權方式,侵權傳播範圍更廣,造成原告損失更大,被告獲利也更多。而範冰冰案、林志玲案的侵權方式均相對單一,侵權內容的傳播範圍也較小,侵權情節較輕。

史國榮表示,前述三個案件的判賠金額相距確實相差較大,究其主要原因,有幾個方面。

近日,兩宗明星被侵權案先後得出一審判決:著名作家莫言獲判賠210萬元,知名女星林志玲獲判賠4萬元。同樣“被代言”,為何賠償差距如此大?

朱志強還表示,必須指出的是,莫言案一審判決是司法實踐的一大突破,是法院實踐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的表現,可能更利於保障保證市場經濟的有序開展。但是,本案判決結果畢竟只是一審,最終終審結果如何,尚須拭目以待。

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法官史國榮表示,《規定》中“被侵權人因人身權益受侵害造成的財產損失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無法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具體案情在50萬元以下的範圍內確定賠償數額”的表述,法律用語“可以”具有指導性,但是其實際意義並非“應當”。也就是說,該司法解釋,只是為法官在實際審判工作中提出了酌情判定賠償範圍,但是,在具體案件中,判賠金額超出50萬元,也並沒有違反司法解釋的本意。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簡《規定》)第十八條的規定,“被侵權人因人身權益受侵害造成的財產損失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無法確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具體案情在50萬元以下的範圍內確定賠償數額”。

第一,被侵權人的“公眾形象”不同。莫言作為我國唯一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項的作家,享有很高的聲譽,社會影響力及社會形象都是十分正面,且市場上極少見到其代言的商業產品。

廣東凱行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志強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表示,三宗案件判決的差異的主要緣於三個方面:

此外,史國榮還表示,法官在審判侵權案件的過程中,還會考慮到案件的價值導向問題。莫言是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在華語文學乃至世界文學都享有盛譽。莫言獲得諾貝爾獎之後,讓社會對文學領域更加關註,對知識分子更為尊重,有利於促進國民文化素質提高,營造尊重知識的良好社會氛圍。因此,法院對三宗案件賠償金額給出差距較大的不同判決結果,也樹立了“尊重人格、保障權益、敬畏法律”的正確價值導向。

第四,從侵權方式和範圍層面分析,莫言案涉及視頻、網頁、宣傳海報三種侵權方式,林志玲案和範冰冰案的侵權方式則都僅有圖片,侵權的形式較為單一。範冰冰案,侵權傳播範圍僅限於微信公眾號,並沒有通過其他的方式傳播,影響有限;林志玲一案,侵權行為的傳播範圍也只限於www.1688.com網站,它的受眾也比較有限。因此,相比莫言案,範冰冰案和林志玲案中原告形象受損害程度和範圍都相對更低。

先來回顧案情。今年2月底,莫言“被代言”一款養生鍋,其隨後將該公司告上法庭(《莫言勝訴!被代言養生鍋,莫言起訴深圳這家公司獲賠210萬》)經過3個多月的訴訟,近日,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被告深圳玉瓷科技有限公司賠償莫言財產損失200萬元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1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