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套自動駕駛系統從 demo 變成量產產品

  • 时间:

【曹云金转账500万】

我們也都知道,自動駕駛系統作為和駕駛強相關的產品,必須在系統的穩定性上有非常高的保障。畢竟任何可能出現的誤差,最終都可能導致危險發生。

聊聊 MAX 1.0 系統。從硬件方案來看,MAX 1.0 全車搭載了 12 個攝像頭(前置三目)、5 個毫米波雷達、12 個超聲波雷達,以及 DMS 和 GPS+IMU,核心計算硬件則是英偉達自動駕駛 Xavier 平臺。

為了保障系統的穩定安全,Nullmax 在設計整個運行邏輯時,加入了 ODD 的理念。

根據徐雷的介紹,MAX 系統實現了不依賴高精度地圖、不依賴激光雷達,並且符合全車規的標準。這也和 Elon Musk 對自動駕駛的認知一致。

由於團隊創始人的特斯拉背景,我們很容易就會把 MAX 系統和特斯拉的 Autopilot 系統進行比較。Nullmax 的工程師告訴我,相比較特斯拉的產品,Nullmax 的系統更符合中國的駕駛環境。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在上下匝道的時候,Nullmax 就會根據一般用戶的駕駛習慣,把速度限制在 40km/h。

2019 年,L2 級別的自動駕駛逐漸開始普及,無論是相對高端的特斯拉,還是 10~20 萬級別的威馬、吉利等企業,越來越多的車型已經開始搭載 L2 級別自動駕駛方案了。

自主泊車能實現自主接駕、實時找車位、智能避障等功能。根據現場展示的視頻來看,這套系統能夠做到停車誤差在 5cm 以內,角度不超過 1°。

也就是說,這幾年國內非常火熱的自動駕駛創業潮,已經迎來了第一波大規模量產,各家創業公司也到了交作業的時候了。

當然,把一套自動駕駛系統從 demo 變成量產產品,Nullmax 還需要進行的大量的測試、驗證、迭代以及迭代。特別是要做出一套符合中國複雜道路情況的自動駕駛系統,要面對的挑戰真的不少。

CEO 徐雷曾擔任特斯拉自動駕駛高級計算機視覺工程師,是 Autopilot 團隊核心成員,同時也是 TeslaVision 深度學習負責人。在特斯拉任職期間,徐雷根據車輛自動駕駛需求,從零開始領導搭建了 TeslaVision 的深度學習網絡。

在軟件層面,Nullmax 選擇了更穩定可靠的 QNX 實時操作系統進行開發,關鍵技術都是自主研發。 徐雷還透露,MAX 在硬件層面也同時配備了兩套計算平臺,從而保證系統運行時的穩定。

簡單來說,ODD(設計運行域)表示的是自動駕駛系統可以正常作用的條件和適用範圍,對駕駛的環境條件、障礙物條件、地方規範提出限制。

擁堵跟車功能主要應對擁堵、低速緩行路段,能夠實現多檔位近距離跟車、智能調整車距及速度、智能平穩啟停以及精準加減速。

簡單介紹一下這家公司,Nullmax 成立於 2016 年,兩名創始人均來自特斯拉 Autopilot 核心團隊。

具體展開來講,高速代駕功能主要針對高速和城市環路等結構化路段,主要能實現自適應巡航(ACC)、自動緊急制動(AEB)、車道居中控制(LCC)、自動變道(ALC)、自動超車(AO)以及自動上下匝道(On/Off-ramp)。

COO 宋新雨擔任特斯拉供應鏈及產品高級經理,是 Autopilot 和娛樂系統項目開發團隊的骨幹成員,參與了 Autopilot 1.0 和 2.0 的產品化全過程,並負責了 Model S/X/3 產品的前期供應商開發、採購、製造以及測試、品質和可靠性的整套系統規劃和執行。2017 年,Nullmax 在上海設立了總部,目前規模 150 人左右。

而在功能層面,MAX 1.0 主要能針對三大場景規劃功能,分別是高速代駕(HWP)、擁堵跟車(TJP)、自主泊車(AVP)。

與之緊密相關的還有 OEDR(目標和事件監測及響應),即通過監測和分析來判斷是否滿足自動駕駛條件並做出響應。當遇到超出 ODD 和觸發 OEDR 的情況時,自動駕駛系統會提醒用戶接管併進入最小風險狀態。

昨天,自動駕駛初創企業 Nullmax 紐勱 (mài) 科技就發佈了國內首個系統化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MAX 1.0。

不難看出,Nullmax 是一家特斯拉背景濃重的自動駕駛初創企業。從之後的產品介紹以及功能規劃,也印證了這個觀點。

談自動駕駛,離不開的還是量產。Nullmax 的 MAX1.0 計劃在今年以及明年進行量產定點,2021 年實現 SOP,同時開始進行 OTA 從而實現產品優化。在今年下半年,Nullmax 還會發佈 L4 相關的 RoboTaxi 的相關信息。

不難看出,Nullmax 在技術層面有著非常清晰的規劃,並且也考慮到了成本、體驗、安全等多方面的因素。